8月
18
2012
0

【歡迎新成員】aduplus(阿堵)

歡迎新成員阿堵~!2012年在伊伊太忙組內戰鬥力削弱的情況下,阿堵加入了紅星戰隊!- w-

撒花歡迎!

下半年本組將推出作者們的個人志以及雙人合同志,【按照本組的慣例一般是腳本+漫畫,或者是雙人漫畫。】

暫時確定的是一個FATE/ZERO帝韋伯的無料小冊子【收錄頁以及企劃提示:】內容是韋伯在四次戰之後5年裏面,他從冬木出發追隨亞歷山大大帝的足跡,從印度到馬其頓,最後再返回時鐘塔的插圖+配文小冊子。預計關窗之後放出詳情以及預拍信息。狸貓說,通販ONLY,很抱歉不參展,台灣以及香港還沒確定是不是寄放在奸情區那裡,全手工製作,收取一定的輔料製作費望希望入手的朋友們見諒。

<—-點擊可以放大圖片

 

以及一本預計的新刊,高達UC0079 機動戰士肛蛋桑吐槽漫畫本。具體信息未定。大概是B6,會有前期連載的~!

順便更新一下最近的FATE/ZERO相關的圖。#嫁的萌之探求# 【阿天與阿堵的合繪】

Written by 阿天 in: 同人誌 | タグ:
8月
16
2012
1

【FATE/ZERO】Born to stand資訊頁及購買指南

同人志登陸資訊頁:

大陸:http://doujin.bangumi.tv/subject/6687

TW:http://www.doujin.com.tw/books/info/3754

刊物信息:

Born to stand

原作:FATE/ZERO

CP:帝韋伯

規格:B5/32P

價格:170NT

內容簡介:

Not a soldier
Not a hero
Not a genius
born to be a magican
少年會因為失去,而瞬間成長。
四次戰和四次戰之後的韋伯…以及二十年之後的二世。
當初的那個少年,超越了時間的界限。【後面有4P擬鳥漫畫,沒有FT頁。】

內頁預覽:

購買指南: 【代理奸情區】

參展:

WS18(高雄)-2012.8.18
攤位名稱:奸情區
攤位號碼:特區
*僅參加第一日活動
創意市集(桃園)-2012.8.18/19
攤位名稱:奸情區
攤位號碼:未公布
CWHK34(香港)-2012.8.26
攤位名稱:停止思考
攤位號碼:H13
*僅參加第二日活動

露天購買:http://goods.ruten.com.tw/item/show?21206282911497#auc

Written by 阿天 in: 同人誌 | タグ:
8月
04
2012
--

近期消息【對不起我被墻了,以後還會繼續用爬牆更新!】

在這段時間裏面,阿天建立了自己的PURK,地址:http://www.plurk.com/wirttian 。主要是更新圖,以及一些本組或者自己刊物的信息。

阿天出了新刊FATE/ZERO帝韋伯漫畫《BORN TO STAND》。

by 莊望 & wirttian

B5 / 32P/ NT.170

現在正在台灣及香港地區參展/通販販售中。
代理 奸情區,代理網頁:http://kantsuu.aphbig5.net/
露天地址:http://goods.ruten.com.tw/item/show?21206282911497
該本子全權委託奸情區販售以及宣傳,喜歡的親們可以關注奸情區的參展信息。
近期參展入下{台灣以及香港地區}
FF20(台北)-2012.7.28/29
攤位名稱:奸情區
攤位號碼:第一天-C33.34
     第二天-C34
CWT31(台北)-2012.8.11/12
攤位名稱:奸情區
攤位號碼:特04
WS18(高雄)-2012.8.18
攤位名稱:奸情區
攤位號碼:特區
*僅參加第一日活動
創意市集(桃園)-2012.8.18/19
攤位名稱:奸情區
攤位號碼:未公布
CWHK34(香港)-2012.8.26
攤位名稱:停止思考
攤位號碼:H13
*僅參加第二日活動

【有了新的我會同步更新!謝謝大家的關注!】

近期展會頻繁,本組的即刊也即將售罄,所以我們正在討論新刊的事宜。也在積極的邀請朋友參與到我們之中來。
【這這邊我會努力保持周更的!之前被墻了沒有及時的更新非常的抱歉!!!】

Written by 阿天 in: 同人誌 | タグ:
5月
18
2012
0

【FATE/ZERO】言切いのちの最後のひとしずく4+5 CPX首發【更新試閱】

天窗地址:http://doujin.bgm.tv/club/quarantine

いのちの最後のひとしずく4

窝什么也不说了……反正已经主线了……

いのちの最後のひとしずく

新年的气氛彻底消褪的时候,寒假也就差不多到头了。
士郎忙于整理新学期的书籍课本的时候,切嗣也经常数小时不动的待在土仓里,有时候甚至到了饭点也不出来,让士郎有些担心。可是看上去比之前有活力的养父,又让他不忍心去打扰。
切嗣也清楚,只是借助言峰的治疗,暂时性的让侵蚀身体的诅咒减缓,现在自己这种可以称得上挥霍的行为,或许是将来雪上加霜的导火索。但是他丝毫没有停止的打算,准备工作还要持续很长的一段时间,必须把自己手边仍然余留的物件整理出来,不足的部分只能靠藤村组的力量——但是太过危险的东西还是必须要自己去筹备,不能给他们增添麻烦。
将熟悉的零件一个一个从绘制着符文的纸张中剥出、清理、熟练的组装,一晃神有时候会脱口而出那个陪伴了自己最长时间的女性的名字。擅长于纤细的操作,沉默寡言,一直到最后都被切嗣的生存方式所束缚,为自己错误的选择付出了一切的人。
已经谁都不在了。
大概脑部也被侵入了吧,说不定哪天还会看到幻影咧。切嗣小心的接住快要掉下来的烟灰,点燃了新的一根。除了自己惯用的武器,还有大量的魔术装备需要收集,直到在那个世界里见面为止,大概都不会有回忆的空闲吧。
没注意到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带着以前的卫宫切嗣不会存在的浪漫,仅仅迈入而立之年却开始有着白发的男人继续投入在不属于一般人也不属于魔术师的准备工作里。

“我走了。”
“路上小心。”
一如既往的对话。
士郎站在玄关,看着养父一如既往的把手抄在家居服的袖子里,露出自己见惯的笑容。
烟的消耗加剧的很厉害。
虽然切嗣比以前更加小心,在他面前几乎一根也不碰,更是小心的整理衣物,避免染上味道,但是很明白烟的库存、包括切嗣私藏的那些的士郎却很能清晰的计算出来。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如果不多加注意的话,在自己离开家的这段时间,真不知道他会变成什么样。
“老爹……”
“嗯?”切嗣有些疑惑的挑了挑眉毛。
“午饭在冰箱里……”
“十二点热来吃,你说过了。”
“嗯,对。”
“磨蹭的话会迟到哦。”
“……少抽点。”下定决心般,少年从胸腔的深处吐出了话语。
“我……”切嗣一下愣住了。
“塞在壁橱下面和土仓里的衣服都拿出来吹一吹,晚上一起洗了。”丢下这句话,士郎没有再抬头看一眼养父,飞快的跑出了家门。
“不要跑那么快,当心摔倒!”从“完全被儿子发现做了坏事”的震撼中回过神来的切嗣立刻追出门冲着养子的身影喊道,却看见他已经被隔壁的高中生一把拽住。
“不用担心,切嗣!我会跟他一起!”少女兴高采烈的挥着手。
“需要担心的是你吧,现在都几点了才去上学啊!”被卡在手臂下面、明白敌不过年龄和身高的差距但还是试图挣扎的小学生不甘心的说道。
“新学期,新气象,老师也会体谅的!”
“再说学校的方向根本不一样啦!”
“哈哈哈哈哈……”
嗯,感情真好。确认一般跟自己点点头,深吸一口气,男人收起了作为“父亲”的表情。

圆藏山。
又是一个切嗣再熟悉不过的地点。由柳洞寺镇守、有着各种真假混合的微妙传言,还有完全谈不上古老的怪异传说,不过毋庸置疑的是冬木最大的灵脉。
按照言峰绮礼含糊的说法,大圣杯的所在。
圣杯战争的最后,会在冬木的四大灵脉随机的降临,但是长达六十年的休眠期间,却应该是在固定的地点进行魔力的储存。能够容纳那种规模的,整个冬木或许也只有圆藏山的地下。
教会拥有监测的手段,这种程度情报只要不是刻意误导,绝不会出错。而切嗣再度踏上圆藏山的土地,立刻明白言峰没有胡说。魔术回路全开的状态,切嗣能够敏锐的捕捉到不同寻常的波动——混杂在一般的灵力流向之中,那种熟悉而让人不快的感觉。
圣杯战争时候的侦查中大概也遇到过,不过被黑泥侵蚀的现在更能清楚的分辨出来。
从正常的石阶上离开,切嗣选择了被树木覆盖的山道。通往后山的路当然不止一条,如果可以,他还是不想遇到寺院里的人——毕竟自己只是个新移居的外人,经常出现在乡土渊远的地点大概始终会让人生疑。
冬天的山林显得有些萧条,常青树的种类不多,大多数都落光了叶子,露出单纯的枝干。所幸天气还不错,从林间踏上后山的大路,没有遇到任何阻碍的切嗣跟随着魔力波动向前快步迈进。
连绵的、长方形的石块开始出现在眼前。作为冬木最大的寺院,柳洞寺的后山当然是市民的墓园,抬起头迅速的扫视着,魔术师丝毫没有放缓脚步的意愿。
“卫宫……先生……?”
从墓地的间隙里传来的招呼声,让切嗣陡然停下,没有应答只是迅速的转向声音来源的方向。
自己明明应该确认过,这一片都没有人类的气息才对。把手伸进大衣的口袋,切嗣握住了冰冷的凶器。
“啊,果然是卫宫先生。”
对方却发出了欣喜的感叹:“因为很少看你会穿洋服,一时之间不敢认了。”
高中生模样的青年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屑。
“柳洞寺的……零观君?”

いのちの最後のひとしずく5

打完收工。

いのちの最後のひとしずく

“我回来了,士郎。”男人这么说着,放下了手中的行李,大力揉了揉养子的脑袋:“看家辛苦了。”
“没什么,老爹,完全不用担心。”被叫做士郎的少年稍稍仰着头,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他站在略高的玄关地板上,身高已经追及了男人的肩膀。
“士郎这么有本事,爸爸可是很高兴哦。”对方露出了傻乎乎的笑容,从风衣里掏出个诡异的小玩意:“手信。”
“唔……”盯着那个不知道是诅咒道具还是幸运玩偶的东西看了一小会,士郎决定还是不要扫了他惯常的兴致:“谢谢老爹。”待会跟之前的一样,堆进壁橱里吧,这么想着。
“不过没关系了。”男人一边往客厅走一边说:“再也不会让士郎寂寞了。”
一时没有明白话里的含义,少年沉默的跟着。
“不高兴吗?”男人似乎有些失望的转过头。
“不,是说,不出远门了吗?”士郎试探着询问,生怕自己会错了意。
“嗯。”对方已经开始拽松领带:“已经全部结束啦。”
虽然不知道什么结束了,但是士郎已经顾不上这些,立刻笑容满面的超到养父的面前:“晚饭要吃什么?我马上去买!”
“什么好呢……士郎做的都很好吃……”
“老爹一个人在外面,一定又是胡乱吃些垃圾食品吧?”
“……多少也吃过正餐……多少呢…………”
“果然还是和食吧!家里有豆腐和猪肉,鱼的话……”

卫宫士郎的养父切嗣喜欢旅行,更直接的说,是有放浪癖。经常突发奇想的就带着护照离开了家里,去一些莫名其妙的国家,带一些稀奇古怪的土产回来。士郎有时候赶得上为他送行,有时候也没能见上面,因为他规矩的时候会乘乘飞机,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些非正规途径,比如只是经停冬木港的货船。
这个怪癖也是突然爆发的。
士郎记得大约是三年前的春天,自己做了生平第一份中华料理——麻婆豆腐来招待客人。餐桌上,切嗣一改平时的懒散,用坐的规规矩矩但是又好像哪里不舒服的古怪姿势,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自己面前那份豆腐。
“老爹,不要玩食物比较好哦。”知道养父是甘党,但是记得他并不是完全不吃辣,士郎有些奇怪。
“啊啊,麻婆豆腐。”对方只是叹息以对。
而那位被特别招待的客人,已经吃的碗底朝天:“虽然对初学者来说已经不错,不过果然还是欠了火候。”
“那就不要吃!”这句话似乎是什么信号,切嗣大力的拍了一下桌子:“为什么你还能有脸留在这里吃晚饭!”
“老爹?”士郎不解他的火气是从何而来,明明还没开始吃饭:“绮礼先生可是一回来就来探望你哎,稍微请他吃个便饭也是礼貌嘛。”
“对这种没礼貌的家伙不用讲礼貌……等等你干什么!”有精神过头的养父突然架住了言峰从旁边伸向自己盘子里的筷子。
“你不吃的话,不要浪费。”
“谁说我不吃的!”切嗣拿起勺子,立刻把红白一片的菜肴往嘴里拨:“咦,不辣。”
士郎看着好像比自己还年幼的老爹一副炸毛的样子,苦笑了一下:“绮礼先生,豆腐还有很多,我帮你再盛一碗吧。”
青年神父沉默的点了点头。
士郎对这个仅仅见过三四面,大多数时候很沉静,偶尔也如同麻婆豆腐一般辛辣的神父有着相当的好感。过于高大的身材和面无表情的端正死板脸孔对一般的小孩子而言可能只会产生可怕的印象——当然一开始士郎也是这么认为——但是毕竟是拥有黯淡眼神男人的养子,士郎很快就解除了误解的警报,相信对方只是有些腼腆。更何况,言峰头上还笼罩着“魔术师切嗣过去的同僚”这样一个光环。
对于将自己从火灾中救出的养父,士郎已经超越了一般的尊敬,而是怀着仰慕的心情来对待他,这一点在长期一起生活、看着他游手好闲的样子之后也毫无改变。
神秘的自称是魔法师也好,在地板上滚来滚去也好,耍赖不肯起床也好,或者躲在土仓里抽烟也好,士郎将这样的切嗣作为自己唯一的偶像。唯一不满的大概只有切嗣几乎绝口不提魔术的事情,所以言峰的出现给了士郎很大的期待。
这个男人面对切嗣的时候,偶尔会露出除了扑克脸和嘲笑以外的细微表情,虽然对于看到的人主观上来说绝不是温柔的意思,但是士郎依旧觉得这是一种亲切的感情流露。而老好人切嗣,也是在言峰出现之后,突然产生了对抗意识,经常会有情绪上的爆发。士郎为充满活力的养父感到高兴(尽管一般来说是负面的),享受着空气里的火药味的同时,也偷偷在心里感谢这位“亦敌亦友”的老朋友。
把满满一整盘麻婆豆腐放在言峰面前的同时,也给一直抽气的养父递过了一杯冰水:“豆瓣酱吃太快也会辣到的,老爹。”
“这种程度……”塞了满口之后,切嗣也递出了空盘:“我也要再来一份。”
“吃太多辣对胃不好哦。”但是难得看到要添饭的养父,士郎还是高兴的接了过来。
“士郎也能吃的豆瓣酱嘛。”
“除了胃意外对……也不好,切嗣。”
“早……外道神父闭嘴。”
在厨房里模模糊糊听到两人的对话,少年从心里感叹着两人关系真好。

Written by 庄望 in: 同人誌,展會信息 | タグ: ,
4月
09
2012
0

【檢疫組】【言切】【试阅】いのちの最後のひとしずく 2

【4月15日南京CJ首發,同時首發的還有3】

爆页了……拆成分册
这是第2册

总觉得这试阅没啥意义……后天可以开第3册的试阅了(到底在干嘛……

回到家的时候,士郎已经在准备晚餐了。
进到院子里把玩具收进仓库,再绕回到玄关:“我回来了!”
从地板的那头传来了啪嗒啪嗒的脚步声,系着围裙,最近略微有些长高了、但还远远称不上少年的孩子跑了过来。
“你回来啦,老……爹……”
大概是看到了不同寻常的装扮,士郎略略迟疑了一下。
“已经开始做晚饭了吗?了不起了不起!”像是要打马虎眼一般,切嗣伸出手揉乱了那头红发。
“嗯!今晚吃土豆炖肉。”马上就被转移了注意力。
“哦,这么难的菜式也学会了吗?”
“一点也不难啦,是老爹自己太懒了才对。”
“你这么说我可是很伤心啊,今天还给士郎买了礼物呢。”
“唉?”
“不高兴吗?”
“不,只是……觉得不用破费……”
“小孩子不用操心这种事,就算是迟到的圣诞礼物吧。……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糟糕,我还在煮东西!”
士郎迅速的跑向厨房,一边叮嘱着:“先把外套脱掉再进暖桌,不然衣服全部都会皱!”
“好~”
没想到连这一点都要养子关照,男人带着苦笑走向起居室。
幸亏今天的右手上没有硝烟的味道。

士郎把饭菜端上桌,发现男人已经侧躺着睡着了。长风衣虽然规规矩矩的挂在了一边,但是还穿在身上的西装和衬衫早就皱成了一团。
和洗过之后只要注意叠法就能平整的和服不一样,西装是需要好好打理熨烫的。看来还要请藤岛家的阿姨来教教自己怎么整理西装了。
士郎并不是没有见过切嗣的这身打扮。救了他的那一天,还有后来接他出院的时候,切嗣都是穿着这样一身皱巴巴的黑色套装,如果不是搭配着胡渣,简直像是哪里的上班族。
“叔叔我是魔法师哦。”
要这么说的话,请先换身衣服比较好吧。士郎曾经在心里这么想着。
但是在医院的时候,切嗣的存在似乎更加引人侧目。
死神。可疑的家伙。血腥味。可怕。可怕。可怕。
每次出现都有这样的窃窃私语。
明明是救了我的人,为什么会受到这样的对待呢?士郎完全不明白。
住到这个家里之后,发现切嗣变成只穿和服了。
“大概是在国外太久了,总觉得反而变得更想穿和服了。”养父笑嘻嘻的说。整理行李时候清一色的黑色西装都被束之高阁,似乎完全被遗忘了。
但是士郎无法忘记,那一天混合着血和泥土的气味,像是自己拯救了他一般,拯救了自己的这个人的一切。
“这样看来只是个普通的大叔而已。”
还是个失业了的无能大叔。士郎叹了口气,轻轻推了推养父的肩膀:“老爹,起来吃饭了!”
切嗣顶着睡乱了的蓬发坐了起来,迷惑的揉了揉眼睛:“怎么了?”
“说了好多次了,不要在暖桌里睡觉呀。”
“对不起,士郎。啊……土豆炖肉!真的做出来了啊!”
“当然啦。不过是第一次做,用的是普通的猪肉……”开始解说的时候,对方已经夹了一大筷子吃了起来。
“好吃……”
“……下次有了经验的话,可以用稍微贵一点的牛肉。”
“嗯,嗯,已经很好吃了。”
“要添饭吗?”看着切嗣只是就着几口菜就把一碗饭扒光,士郎不由得高兴起来。
“要。”
把碗递过去的一瞬间,切嗣又把手缩了回去:“我自己去盛就好,士郎也快点吃饭吧。”说着,有些迟缓的从暖桌里爬了出来,就差发出“嘿咻”的声音了。
吃到第二碗饭,感觉是没有过的事。虽然切嗣完全没有表现出来,但是这一年来他与其说是单纯的消瘦,不如说是衰弱了很多,最近连士郎都能察觉到。就算是勉强也好,希望他能多摄入一些营养。
“老爹是比较喜欢和食吗?”
看到切嗣又认真的去戳土豆,士郎忍不住问。在他开始做饭之前,家里的伙食都是藤姐家的阿姨来做,以洋食为主好像是藤岛家的习惯,偶尔父子俩一起出去吃饭,也都是些小孩子会喜欢的速食,汉堡薯条之类,切嗣从来没有表示过不满。
“嗯?士郎做的都好吃。”心满意足般的端起碗,切嗣答道。
“啊!!!土豆炖肉!!”
如同黑豹一般冲进起居室一下子就钻到暖桌里,带来寒风般活跃气息的是藤岛少女。
“士郎,还有剩下的吗?给大河盛点吧。”受不了对方渴求的眼光切嗣询问道。
“有是还有,不过藤姐不回家吃饭可以吗?”
“没关系,吃完我还可以继续吃。”
到底是什么样的胃啊藤姐你这样会发胖哦,士郎嘟哝着,却被一句“对于有繁重社团练习的发育期少女说体重之类的这种话太失礼了”堵了回去,只好乖乖去厨房盛了一大碗。
“哦,好吃好吃。”大河的筷子没停下,倒是切嗣很快吃完了之后,一直微笑着看着争夺的二人。
大概是填了个底,少女终于缓下了速度:“说起来,士郎是跟我们家阿姨学的吧?”
“嗯。光是看外面卖的菜谱,还是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
“不过味道不完全一样呢。”
“会吗?”士郎有些慌张起来:“有哪里奇怪……”
“不是啦,不是说味道奇怪,怎么说呢,微妙的有点差异,不过也很好吃。说起来不是有那种说法嘛,土豆炖肉是妈妈的味道,所以也许这是士郎妈妈的味道吧。”
藤岛的话一说出口,四周突然安静下来。连她自己都察觉了失误,而吞吞吐吐起来:“不,我是说……”
“我不记得……妈妈的味道……”
放在桌上的手颤抖了起来,很快被另外一只手给包裹住。
“士郎的味道就是卫宫家的味道。”切嗣轻轻地握住养子的手:“这样就够了。”

收拾完餐具,士郎看了看起居室,发现切嗣还盯着电视。快到新年了,特番很多,但并没有吸引住切嗣。虽然平时也很难看出情绪的波动,不过士郎已经可以逐渐分辨他是不是在发呆。
泡了茶放在他面前,好像才让他回过神来:“啊,士郎,快坐下。”
“怎么了?”
“不是说了嘛,给你买了礼物。”
“啊……”
“不过现在倒有点不好意思给你了。”
“什么?”
切嗣从身边拿出了窄长的盒子放在桌上,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
“菜刀……”
比一般的菜刀要小一号,正衬士郎的手。
“切东西的时候,看到士郎挥舞那么重的刀总有点担心,恰好看到有这种,也不知道好不好用就买了……”男人拼命挠着下巴:“但是现在想想,就像是打算让士郎一个人做家务的打算,让我这个做父亲的实在是不好意思。”
“…………”
“士郎?”切嗣试探着。
“嗯,没事,我很高兴。像老爹这种笨手笨脚的,太让人操心了,家务还是让我来吧。”
“啊……啊哈哈哈哈……说的也是,都已经被判了家务死刑了。”把下巴靠在桌面上,切嗣语气低落:“对不起,老是给士郎添麻烦。”
意外的是沉默的回应。
“切嗣。”士郎迟疑的开口:“教我魔术吧。”
男人把头偏向了另一侧。
“我想跟你一样,老爹。”
“你跟我不一样,不该跟我一样,士郎。”
“老爹!”
“魔术不是每个人都能学的,士郎。魔术师是有家系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我想学。”
“没有必要。”
“有的!不光是家务,我想帮你的忙,切嗣。”
“……再过,一段时间吧。”
切嗣站起了身,表示了彻底的拒绝。

Written by 阿天 in: 同人誌 | タグ: ,
4月
06
2012
0

【近期消息】台灣代理確定!4月參加場次及寄賣\直參一覽

首先,紅星戰隊的新浪微博建好啦  

————————————————————————————————————–

HK的部份:首先寄去香港的DON’T WORRY!BUNNY 完售感謝!謝謝大家的支持,令阿天找回了一些信心,會更努力的畫新刊(暫時內容保密)。。(在大陸地區賣氣太慘澹差點令阿天決定再也不出本子就出WEB漫了。。。T T)

由於代理 青銅神樹 社團的妹子學業繁忙,所以這一次RG參加不了了,非常抱歉。之後的7月香港的同人展照舊參加,代理社團不變。

代理WINKY的噗浪

—————————————————————————————————————-

TW的部份:由於阿天的龜毛,所以現在TB本才送到台灣去(注:伊伊的刊沒有送去)。

DON’T WORRY!BUNNY由 奸情區 代理  公式站 WB 噗浪 露天

之後台灣的各個場次的場販以及通販都奸情區幫忙負責。謝謝XDD

—————————————————————————————————————–

等待上半年新作完成之後,我們組會更新我們的活動以及很多消息。最近著手做很多的準備!希望今年也是快樂的一年!

目前能確定的是狸貓君在著手開始做關於劍三的周邊,軍曹桑正在努力的降世神通,阿天跟庒望正在FZ的地獄,伊伊同學跟阿金同學還在海溝里。

—————————————————————————————————————–

 

大陸參加的場次以及資訊:

今年上半年南京CJ以及北京囧囧有神會首發劍三的周邊,いのちの最後のひとしずく 2,3同捆南京CJ首發。

 

北京地區本子由代理寄賣,應該是每場都參加。(……)

上海CP10阿天親自去。【也許會有新刊首發!】 いのちの最後のひとしずく4,5首發,1-5全套版首發。

 

【近期更新圖片預覽,請大家留意!】

 

 

Written by 阿天 in: 展會信息 | タグ: , ,
2月
04
2012
0

【檢疫組】FATE ZERO小說新刊《僕の花を君に捧ぐ》《いのちの最後のひとしずく》

FATE ZERO言切,

《僕の花を君に捧ぐ》,《いのちの最後のひとしずく》上海CP9延長展,成都CD10會發售。

《僕の花を君に捧ぐ》,即刊,CP:言切。作者:庒望 ,封面:Wirttian。定價1RMB。

【封面】

【試閱】

做梦了。
言峰绮礼本来几乎不会做梦。代行者的训练让他能够依照自己的意志进入深层睡眠,获得充足的休息之后,大多数时间他处在一种半清醒的静默状态,而非浅眠。
关于人类做梦的说法有很多,连绮礼都听过的解释大概是白日思绪的投影。
但是魔术师的梦不同。来源于魔力的联系,更多像是流出的信号。在战争结束的现在,尽管自己还和吉尔伽美什有着微妙的契约,这个梦却不是属于他的。
这个梦是属于圣杯的。在黑泥填补了自身的伤口之后,言峰就微妙的与圣杯本身联系在了一起。但是这是第一次,有来自圣杯的信息流入到自己这里。原因,年轻的神父非常清楚。
因为这是卫宫切嗣的梦。在被侵蚀的时候,卫宫的感情,卫宫的记忆,残留在其中。
妻子、女儿、冬之城堡。映照在小小少女眼里的,饱含着虽然不安定但是却透露出些许幸福的男人的脸。
那是永远不会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表情。
不可遏制的渴望。
他曾经以为自己追求的大概是其中的某些,就像恶意的圣杯给予卫宫切嗣的最终答案,但实际上并不是那样。胸中的苦闷叫嚣着,无法满足。
“哈,这发情的气味。”
一脸不屑的出现在门口的金发少年露出了嫌恶的表情:“魔力的供给应该十分充足才是啊,绮礼。”
高大的青年依然维持着醒来的样子坐在椅子上,以半失神的状态稍稍转过了脸:“吉尔伽美什……”
“除了本王还有谁吗?背德神父。”
“……这还真是个艰涩的词呐。”言峰终于彻底的清醒过来。
“你这是试图嘲弄本王吗?看来刚才的梦给了你不少乐趣啊。”
同样与圣杯联系着的吉尔伽美什,也应该是看到了同样的梦境,所以他才会立刻过来逗弄自己,言峰这么判断着。
“不过你意外的是个容易满足的人啊,绮礼。这种无聊的家庭剧都能让你获得快感。”
明明是以他人的不幸为食粮,却为了温馨的场面而激动不已,当然原因无他。
那个从自己获得答案时候就应该已经失去兴趣的男人,那个被命运无情抛弃的失败品。
“不……并不是……”
辩驳从口中吐出,言峰非常意外。自己到底是想说什么呢?明明在这个人面前根本无法隐瞒。
“今天,在镇上,本王倒是看见了一个有点眼熟的身影。虽然虚弱了一些,不过倒是和刚才梦里的人穿的一模一样。”
是卫宫。
担任了教会监督者的职务,言峰非常清楚卫宫就住在冬木市,他曾经选作工房的地方。前几天有情报说他离开境内,应该和之前的数次一样,都是去爱因兹贝伦的城堡,试图要回女儿吧。看来这次也和之前一样,失败而回。
“怎样,是个不错的消息吧?”
充分明白吉尔伽美什在以玩弄自己获得乐趣,言峰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情绪。
“哼,本王还以为你终于坦率一点了,绮礼。”
言峰依旧没有回应。
“没有必要。”少年用着和当时一样的高慢语气陈述着:“你无需拒绝愉悦,就像你已经不再拒绝罪恶了一样。”
言峰终于稍微动了动,用仍然不带有任何感情的双眼直视着变得过于年幼的同居人。
吉尔伽美什扬起了眉毛:“你所渴望的就是你将获得的。”
“卫宫……切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的好啊,绮礼,本王要褒奖你。”以不符合可爱外表的笑声下了结论:“尽管那是一个多么无聊而且无能的杂种,如果你喜欢的话,就赏给你了。不要让人失望,作为罕见的恶质野兽,用你的本能好好享用吧。”
跟来时一样,吉尔伽美什消失在房间门口。
年轻的神父最近刚刚开始留长头发,为了能更符合从过世的父亲那里继承的教会管理人的稳重身份。稍微整理了一下压在领口的发梢,并快速的活动了几下身体,从指间到大脑贯穿的兴奋感让他一改刚才的迟缓。
吉尔伽美什的话语这一次实现的轻而易举,连些微的抗拒都没有出现。言峰对此仍然有些震惊。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唯一执着的对象。
“明天……”
经过了明天,也许就完全不一样了。这份无谓的苦闷,也一定会消失吧。

 

 

《いのちの最後のひとしずく》 新刊,CP:言切。作者:庒望 ,封面:Wirttian。定價未定。

成都CD10,上海CP9延長展,同時首發。

【封面】

【試閱】

感觉肯定会爆页所以先放着再说吧……本子估计危险了……

いのちの最後のひとしずく

进入十二月,士郎的状况并没有彻底好转。虽然他本人完全没有表现出来,依旧每天元气满满的去上学,甚至继续学习着操持家务,比同年龄的孩子成熟许多。但是切嗣能够很明确的察觉到那种细微的逞强,而不由得感到焦躁。
上个月的中旬,士郎开始发烧。天气并不是那么冷,士郎的身体也一向十分健康,所以原因只有一个。来看诊的医生笑着说,小孩子是很容易发热的体质,不过来的快去的也快,只要充分的静养就够了。
“病因?情绪上的吧。幼儿园里不是偶尔会有玩着玩着就倒下去的小孩子吗?小孩子精神可是很好的,对于自己的身体状况又毫无自觉,过于兴奋就可能造成热度上升哦。作为医生这么说可能不太好,不过卫宫爸爸完全不用太担心。”
大概是把切嗣的询问误读作单亲家庭过度溺爱的表现,藤村家的担当医师微笑着宽慰道:“就连那个老虎,小时候也经常会这样哦。”
那天夜里,士郎又像一年前那样,做起了噩梦。不知道是冷还是热,满身是汗的在被子里挣扎着,哭泣着喊爸爸妈妈。
那并不是呼唤切嗣的意思。
所以切嗣只是一言不发地紧紧抱住他,让他不要因为着凉而加重病情。
结果第二天,起不来的是切嗣。完美呈现了感冒的症状,让医生忍俊不禁。
“连续两天麻烦您真是不好意思。”躺在被子里,头上还盖了冰毛巾的男人有气无力的说道。
“不不,这没有什么关系,因为照顾家人而被传染也是很平常的事。不过真没想到呢,卫宫先生看起来并不是那么虚弱的类型呢,居然意外的很容易生病。”
“啊啊,我自己也没想到。”
男人无神的眼睛扫视过天井,衰退来的比预想的快。一年前的卫宫切嗣,大概绝没有想过会有因为风寒而倒下的一天。
“也不用这么沮丧,只是偶尔状态不佳罢了,卫宫先生还很年轻呢。”医生大概看出了什么端倪,一边收拾出诊的器具,一边说着宽心的话:“你看士郎就像我说的,睡一觉就好了。”
为了降低在地板上发出的噪音所以收敛而又急切的脚步延续到枕边,小孩子带来了室外的新鲜空气。
“医生,老爹他怎么样?”
“没事的,只是普通的感冒发烧而已。”
“果然……是我传染的吗?”声音有些沮丧。
切嗣刻意没有转过头去,而是闭上眼睛装作睡着了。
“不,我想不是。因为士郎没有感冒,对吧。所以一定是他自己睡相不好受凉了。”
“嗯……确实……”
听到养子没有否定的意思,男人在被窝里攥了下拳头。
“哦?被我猜中啦!医生我可是很厉害的,看他的发型就能明白!士郎也要注意养成良好的睡姿哦~”
忍耐到了极限,经常被形容成自带猫耳的男人侧过身:“士郎,医生看完诊了,送人家出门吧。”
“哦,好。”
“啊对了,流体食物……啊……我是说粥之类好消化的食品要给他吃一些,必要的营养摄入还是需要的。”
“粥啊……”士郎的脸上浮现了困惑的表情。
“昨天请藤村家的帮佣阿姨煮了一些,在冰箱里应该还有剩。”切嗣答道:“谢谢医生了。”
“没事没事,那位大姐的手艺很不错呐。”不知为何兴致越来越高涨的医生好像有种要留下来吃晚饭的表情,最终还是被一通出诊电话给叫走了。
真是,难道只要和姓藤村的有关系,都会这样过分活跃吗?切嗣有些疲倦的放弃了思考,陷入短暂的睡眠中。
再度醒来的时候是闻到了粥的香气。士郎用对他来说可能有些过于沉重的托盘把满满一碗热气腾腾的粥放到了切嗣面前,即使是对于食物毫无要求的男人,也觉得这时候能喝上点热的东西是件不坏的事。
拒绝了士郎有些期待的喂食,切嗣吞下了第一口。粥的味道很好,难以想象只是重新热了一遍,看来医生所言非虚。
“……好吃吗?”
“嗯。”
“太好了。”
孩子兴高采烈的样子让切嗣有些疑惑。简单的晚餐结束后,说是要收拾餐具却去了很久也不见回来,男人感到担心起来。趁着身体好了一些,走到厨房却发现还不及案面高的养子站在椅子上在收拾着一团乱的流理台——当然不是洗两个碗那么简单。
“啊,老爹,你可以起来啦。”
士郎似乎很不好意思:“这个……很快就收拾好……”
“你煮了粥?”
“觉得吃昨天的还是不太好,不过晚饭时间阿姨走不开,所以请她教了我做法……因为是第一次做,所以失败了好几次……呃……”
突然间被抱住,红发的孩子显得不知所措。
“谢谢你,士郎。”
即使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除了作为“父亲”之外没有任何职责,自己作为父亲还是这么失败。
做饭也好、洗衣服也好甚至打扫也好,几乎没有一样能拿得出手,还要让这么小的孩子反过来照顾自己。
从那天之后,士郎就开始跟藤村家的帮佣学习料理和家务,切嗣几次想插手,都被嫌弃是帮倒忙。
“卫宫先生,请你不要再来捣乱了。”年长的女性毫不客气的说道:“士郎比你做的好多了,你就安静的待在客厅里看看报纸和电视吧!”
自己果然是拿藤村家的人没辙,男人只好坐回了暖桌里剥桔子。
学习中的士郎神采奕奕,可是到了晚上,依旧会被轻微的梦魇所困扰,偶尔也有惊醒的时候。切嗣的睡眠相对比较浅,所以每次士郎发作,他都能清醒过来。
“————”
“士郎,怎么了吗?”
“……没,没什么。”
“做噩梦吗?”
双手紧紧抓住被子,摇了摇头:“我不记得……”
切嗣起身把他抱出来,放进自己这一侧。
“……老爹………”
“气温太低了,我觉得有点冷,士郎很暖和的样子,所以来陪爸爸一起睡吧。”
听到这么说之后,士郎逐渐放松下来,以一只手抓住切嗣的衣襟的姿势,终于安稳的睡着了。

原因果然还是去年的“那时候”。
切嗣看着庭院呼出了白烟。因为被指责了好几次不能在卧室里,更不能在被褥上抽烟,所以逐渐养成了在回廊下抽烟的习惯。在大火中被救出的士郎,即使身体上的创伤已经被治愈,但是精神上受到的打击还残留着。
幼儿时期受到的心理创伤可能会影响一生。大概是医院的哪个医生这么说过,不过随着年龄的增加,也会逐渐淡化。不过看来短暂的一年时间是没办法遗忘的……即使在表面上遗忘了,记忆里还是留存着。
作为彻头彻尾的无能者,卫宫切嗣陷入了沉思。涉及到自己是怎样成长起来的记忆,对他来说没有一丝后悔,但是对于维持现在他唯一拥有的安静的生活,也丝毫没有助益。

 

 

 

 

Written by 阿天 in: 同人誌 | タグ: ,

Powered by WordPress | Aeros Theme | TheBuckmaker.com

Ads by Site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