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09
2012

【檢疫組】【言切】【试阅】いのちの最後のひとしずく 2

【4月15日南京CJ首發,同時首發的還有3】

爆页了……拆成分册
这是第2册

总觉得这试阅没啥意义……后天可以开第3册的试阅了(到底在干嘛……

回到家的时候,士郎已经在准备晚餐了。
进到院子里把玩具收进仓库,再绕回到玄关:“我回来了!”
从地板的那头传来了啪嗒啪嗒的脚步声,系着围裙,最近略微有些长高了、但还远远称不上少年的孩子跑了过来。
“你回来啦,老……爹……”
大概是看到了不同寻常的装扮,士郎略略迟疑了一下。
“已经开始做晚饭了吗?了不起了不起!”像是要打马虎眼一般,切嗣伸出手揉乱了那头红发。
“嗯!今晚吃土豆炖肉。”马上就被转移了注意力。
“哦,这么难的菜式也学会了吗?”
“一点也不难啦,是老爹自己太懒了才对。”
“你这么说我可是很伤心啊,今天还给士郎买了礼物呢。”
“唉?”
“不高兴吗?”
“不,只是……觉得不用破费……”
“小孩子不用操心这种事,就算是迟到的圣诞礼物吧。……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糟糕,我还在煮东西!”
士郎迅速的跑向厨房,一边叮嘱着:“先把外套脱掉再进暖桌,不然衣服全部都会皱!”
“好~”
没想到连这一点都要养子关照,男人带着苦笑走向起居室。
幸亏今天的右手上没有硝烟的味道。

士郎把饭菜端上桌,发现男人已经侧躺着睡着了。长风衣虽然规规矩矩的挂在了一边,但是还穿在身上的西装和衬衫早就皱成了一团。
和洗过之后只要注意叠法就能平整的和服不一样,西装是需要好好打理熨烫的。看来还要请藤岛家的阿姨来教教自己怎么整理西装了。
士郎并不是没有见过切嗣的这身打扮。救了他的那一天,还有后来接他出院的时候,切嗣都是穿着这样一身皱巴巴的黑色套装,如果不是搭配着胡渣,简直像是哪里的上班族。
“叔叔我是魔法师哦。”
要这么说的话,请先换身衣服比较好吧。士郎曾经在心里这么想着。
但是在医院的时候,切嗣的存在似乎更加引人侧目。
死神。可疑的家伙。血腥味。可怕。可怕。可怕。
每次出现都有这样的窃窃私语。
明明是救了我的人,为什么会受到这样的对待呢?士郎完全不明白。
住到这个家里之后,发现切嗣变成只穿和服了。
“大概是在国外太久了,总觉得反而变得更想穿和服了。”养父笑嘻嘻的说。整理行李时候清一色的黑色西装都被束之高阁,似乎完全被遗忘了。
但是士郎无法忘记,那一天混合着血和泥土的气味,像是自己拯救了他一般,拯救了自己的这个人的一切。
“这样看来只是个普通的大叔而已。”
还是个失业了的无能大叔。士郎叹了口气,轻轻推了推养父的肩膀:“老爹,起来吃饭了!”
切嗣顶着睡乱了的蓬发坐了起来,迷惑的揉了揉眼睛:“怎么了?”
“说了好多次了,不要在暖桌里睡觉呀。”
“对不起,士郎。啊……土豆炖肉!真的做出来了啊!”
“当然啦。不过是第一次做,用的是普通的猪肉……”开始解说的时候,对方已经夹了一大筷子吃了起来。
“好吃……”
“……下次有了经验的话,可以用稍微贵一点的牛肉。”
“嗯,嗯,已经很好吃了。”
“要添饭吗?”看着切嗣只是就着几口菜就把一碗饭扒光,士郎不由得高兴起来。
“要。”
把碗递过去的一瞬间,切嗣又把手缩了回去:“我自己去盛就好,士郎也快点吃饭吧。”说着,有些迟缓的从暖桌里爬了出来,就差发出“嘿咻”的声音了。
吃到第二碗饭,感觉是没有过的事。虽然切嗣完全没有表现出来,但是这一年来他与其说是单纯的消瘦,不如说是衰弱了很多,最近连士郎都能察觉到。就算是勉强也好,希望他能多摄入一些营养。
“老爹是比较喜欢和食吗?”
看到切嗣又认真的去戳土豆,士郎忍不住问。在他开始做饭之前,家里的伙食都是藤姐家的阿姨来做,以洋食为主好像是藤岛家的习惯,偶尔父子俩一起出去吃饭,也都是些小孩子会喜欢的速食,汉堡薯条之类,切嗣从来没有表示过不满。
“嗯?士郎做的都好吃。”心满意足般的端起碗,切嗣答道。
“啊!!!土豆炖肉!!”
如同黑豹一般冲进起居室一下子就钻到暖桌里,带来寒风般活跃气息的是藤岛少女。
“士郎,还有剩下的吗?给大河盛点吧。”受不了对方渴求的眼光切嗣询问道。
“有是还有,不过藤姐不回家吃饭可以吗?”
“没关系,吃完我还可以继续吃。”
到底是什么样的胃啊藤姐你这样会发胖哦,士郎嘟哝着,却被一句“对于有繁重社团练习的发育期少女说体重之类的这种话太失礼了”堵了回去,只好乖乖去厨房盛了一大碗。
“哦,好吃好吃。”大河的筷子没停下,倒是切嗣很快吃完了之后,一直微笑着看着争夺的二人。
大概是填了个底,少女终于缓下了速度:“说起来,士郎是跟我们家阿姨学的吧?”
“嗯。光是看外面卖的菜谱,还是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
“不过味道不完全一样呢。”
“会吗?”士郎有些慌张起来:“有哪里奇怪……”
“不是啦,不是说味道奇怪,怎么说呢,微妙的有点差异,不过也很好吃。说起来不是有那种说法嘛,土豆炖肉是妈妈的味道,所以也许这是士郎妈妈的味道吧。”
藤岛的话一说出口,四周突然安静下来。连她自己都察觉了失误,而吞吞吐吐起来:“不,我是说……”
“我不记得……妈妈的味道……”
放在桌上的手颤抖了起来,很快被另外一只手给包裹住。
“士郎的味道就是卫宫家的味道。”切嗣轻轻地握住养子的手:“这样就够了。”

收拾完餐具,士郎看了看起居室,发现切嗣还盯着电视。快到新年了,特番很多,但并没有吸引住切嗣。虽然平时也很难看出情绪的波动,不过士郎已经可以逐渐分辨他是不是在发呆。
泡了茶放在他面前,好像才让他回过神来:“啊,士郎,快坐下。”
“怎么了?”
“不是说了嘛,给你买了礼物。”
“啊……”
“不过现在倒有点不好意思给你了。”
“什么?”
切嗣从身边拿出了窄长的盒子放在桌上,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
“菜刀……”
比一般的菜刀要小一号,正衬士郎的手。
“切东西的时候,看到士郎挥舞那么重的刀总有点担心,恰好看到有这种,也不知道好不好用就买了……”男人拼命挠着下巴:“但是现在想想,就像是打算让士郎一个人做家务的打算,让我这个做父亲的实在是不好意思。”
“…………”
“士郎?”切嗣试探着。
“嗯,没事,我很高兴。像老爹这种笨手笨脚的,太让人操心了,家务还是让我来吧。”
“啊……啊哈哈哈哈……说的也是,都已经被判了家务死刑了。”把下巴靠在桌面上,切嗣语气低落:“对不起,老是给士郎添麻烦。”
意外的是沉默的回应。
“切嗣。”士郎迟疑的开口:“教我魔术吧。”
男人把头偏向了另一侧。
“我想跟你一样,老爹。”
“你跟我不一样,不该跟我一样,士郎。”
“老爹!”
“魔术不是每个人都能学的,士郎。魔术师是有家系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我想学。”
“没有必要。”
“有的!不光是家务,我想帮你的忙,切嗣。”
“……再过,一段时间吧。”
切嗣站起了身,表示了彻底的拒绝。

Written by 阿天 in: 同人誌 | タグ: ,

コメントはまだありません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Aeros Theme | TheBuckmaker.com

Ads by Site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