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04
2012

【檢疫組】FATE ZERO小說新刊《僕の花を君に捧ぐ》《いのちの最後のひとしずく》

FATE ZERO言切,

《僕の花を君に捧ぐ》,《いのちの最後のひとしずく》上海CP9延長展,成都CD10會發售。

《僕の花を君に捧ぐ》,即刊,CP:言切。作者:庒望 ,封面:Wirttian。定價1RMB。

【封面】

【試閱】

做梦了。
言峰绮礼本来几乎不会做梦。代行者的训练让他能够依照自己的意志进入深层睡眠,获得充足的休息之后,大多数时间他处在一种半清醒的静默状态,而非浅眠。
关于人类做梦的说法有很多,连绮礼都听过的解释大概是白日思绪的投影。
但是魔术师的梦不同。来源于魔力的联系,更多像是流出的信号。在战争结束的现在,尽管自己还和吉尔伽美什有着微妙的契约,这个梦却不是属于他的。
这个梦是属于圣杯的。在黑泥填补了自身的伤口之后,言峰就微妙的与圣杯本身联系在了一起。但是这是第一次,有来自圣杯的信息流入到自己这里。原因,年轻的神父非常清楚。
因为这是卫宫切嗣的梦。在被侵蚀的时候,卫宫的感情,卫宫的记忆,残留在其中。
妻子、女儿、冬之城堡。映照在小小少女眼里的,饱含着虽然不安定但是却透露出些许幸福的男人的脸。
那是永远不会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表情。
不可遏制的渴望。
他曾经以为自己追求的大概是其中的某些,就像恶意的圣杯给予卫宫切嗣的最终答案,但实际上并不是那样。胸中的苦闷叫嚣着,无法满足。
“哈,这发情的气味。”
一脸不屑的出现在门口的金发少年露出了嫌恶的表情:“魔力的供给应该十分充足才是啊,绮礼。”
高大的青年依然维持着醒来的样子坐在椅子上,以半失神的状态稍稍转过了脸:“吉尔伽美什……”
“除了本王还有谁吗?背德神父。”
“……这还真是个艰涩的词呐。”言峰终于彻底的清醒过来。
“你这是试图嘲弄本王吗?看来刚才的梦给了你不少乐趣啊。”
同样与圣杯联系着的吉尔伽美什,也应该是看到了同样的梦境,所以他才会立刻过来逗弄自己,言峰这么判断着。
“不过你意外的是个容易满足的人啊,绮礼。这种无聊的家庭剧都能让你获得快感。”
明明是以他人的不幸为食粮,却为了温馨的场面而激动不已,当然原因无他。
那个从自己获得答案时候就应该已经失去兴趣的男人,那个被命运无情抛弃的失败品。
“不……并不是……”
辩驳从口中吐出,言峰非常意外。自己到底是想说什么呢?明明在这个人面前根本无法隐瞒。
“今天,在镇上,本王倒是看见了一个有点眼熟的身影。虽然虚弱了一些,不过倒是和刚才梦里的人穿的一模一样。”
是卫宫。
担任了教会监督者的职务,言峰非常清楚卫宫就住在冬木市,他曾经选作工房的地方。前几天有情报说他离开境内,应该和之前的数次一样,都是去爱因兹贝伦的城堡,试图要回女儿吧。看来这次也和之前一样,失败而回。
“怎样,是个不错的消息吧?”
充分明白吉尔伽美什在以玩弄自己获得乐趣,言峰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情绪。
“哼,本王还以为你终于坦率一点了,绮礼。”
言峰依旧没有回应。
“没有必要。”少年用着和当时一样的高慢语气陈述着:“你无需拒绝愉悦,就像你已经不再拒绝罪恶了一样。”
言峰终于稍微动了动,用仍然不带有任何感情的双眼直视着变得过于年幼的同居人。
吉尔伽美什扬起了眉毛:“你所渴望的就是你将获得的。”
“卫宫……切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的好啊,绮礼,本王要褒奖你。”以不符合可爱外表的笑声下了结论:“尽管那是一个多么无聊而且无能的杂种,如果你喜欢的话,就赏给你了。不要让人失望,作为罕见的恶质野兽,用你的本能好好享用吧。”
跟来时一样,吉尔伽美什消失在房间门口。
年轻的神父最近刚刚开始留长头发,为了能更符合从过世的父亲那里继承的教会管理人的稳重身份。稍微整理了一下压在领口的发梢,并快速的活动了几下身体,从指间到大脑贯穿的兴奋感让他一改刚才的迟缓。
吉尔伽美什的话语这一次实现的轻而易举,连些微的抗拒都没有出现。言峰对此仍然有些震惊。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唯一执着的对象。
“明天……”
经过了明天,也许就完全不一样了。这份无谓的苦闷,也一定会消失吧。

 

 

《いのちの最後のひとしずく》 新刊,CP:言切。作者:庒望 ,封面:Wirttian。定價未定。

成都CD10,上海CP9延長展,同時首發。

【封面】

【試閱】

感觉肯定会爆页所以先放着再说吧……本子估计危险了……

いのちの最後のひとしずく

进入十二月,士郎的状况并没有彻底好转。虽然他本人完全没有表现出来,依旧每天元气满满的去上学,甚至继续学习着操持家务,比同年龄的孩子成熟许多。但是切嗣能够很明确的察觉到那种细微的逞强,而不由得感到焦躁。
上个月的中旬,士郎开始发烧。天气并不是那么冷,士郎的身体也一向十分健康,所以原因只有一个。来看诊的医生笑着说,小孩子是很容易发热的体质,不过来的快去的也快,只要充分的静养就够了。
“病因?情绪上的吧。幼儿园里不是偶尔会有玩着玩着就倒下去的小孩子吗?小孩子精神可是很好的,对于自己的身体状况又毫无自觉,过于兴奋就可能造成热度上升哦。作为医生这么说可能不太好,不过卫宫爸爸完全不用太担心。”
大概是把切嗣的询问误读作单亲家庭过度溺爱的表现,藤村家的担当医师微笑着宽慰道:“就连那个老虎,小时候也经常会这样哦。”
那天夜里,士郎又像一年前那样,做起了噩梦。不知道是冷还是热,满身是汗的在被子里挣扎着,哭泣着喊爸爸妈妈。
那并不是呼唤切嗣的意思。
所以切嗣只是一言不发地紧紧抱住他,让他不要因为着凉而加重病情。
结果第二天,起不来的是切嗣。完美呈现了感冒的症状,让医生忍俊不禁。
“连续两天麻烦您真是不好意思。”躺在被子里,头上还盖了冰毛巾的男人有气无力的说道。
“不不,这没有什么关系,因为照顾家人而被传染也是很平常的事。不过真没想到呢,卫宫先生看起来并不是那么虚弱的类型呢,居然意外的很容易生病。”
“啊啊,我自己也没想到。”
男人无神的眼睛扫视过天井,衰退来的比预想的快。一年前的卫宫切嗣,大概绝没有想过会有因为风寒而倒下的一天。
“也不用这么沮丧,只是偶尔状态不佳罢了,卫宫先生还很年轻呢。”医生大概看出了什么端倪,一边收拾出诊的器具,一边说着宽心的话:“你看士郎就像我说的,睡一觉就好了。”
为了降低在地板上发出的噪音所以收敛而又急切的脚步延续到枕边,小孩子带来了室外的新鲜空气。
“医生,老爹他怎么样?”
“没事的,只是普通的感冒发烧而已。”
“果然……是我传染的吗?”声音有些沮丧。
切嗣刻意没有转过头去,而是闭上眼睛装作睡着了。
“不,我想不是。因为士郎没有感冒,对吧。所以一定是他自己睡相不好受凉了。”
“嗯……确实……”
听到养子没有否定的意思,男人在被窝里攥了下拳头。
“哦?被我猜中啦!医生我可是很厉害的,看他的发型就能明白!士郎也要注意养成良好的睡姿哦~”
忍耐到了极限,经常被形容成自带猫耳的男人侧过身:“士郎,医生看完诊了,送人家出门吧。”
“哦,好。”
“啊对了,流体食物……啊……我是说粥之类好消化的食品要给他吃一些,必要的营养摄入还是需要的。”
“粥啊……”士郎的脸上浮现了困惑的表情。
“昨天请藤村家的帮佣阿姨煮了一些,在冰箱里应该还有剩。”切嗣答道:“谢谢医生了。”
“没事没事,那位大姐的手艺很不错呐。”不知为何兴致越来越高涨的医生好像有种要留下来吃晚饭的表情,最终还是被一通出诊电话给叫走了。
真是,难道只要和姓藤村的有关系,都会这样过分活跃吗?切嗣有些疲倦的放弃了思考,陷入短暂的睡眠中。
再度醒来的时候是闻到了粥的香气。士郎用对他来说可能有些过于沉重的托盘把满满一碗热气腾腾的粥放到了切嗣面前,即使是对于食物毫无要求的男人,也觉得这时候能喝上点热的东西是件不坏的事。
拒绝了士郎有些期待的喂食,切嗣吞下了第一口。粥的味道很好,难以想象只是重新热了一遍,看来医生所言非虚。
“……好吃吗?”
“嗯。”
“太好了。”
孩子兴高采烈的样子让切嗣有些疑惑。简单的晚餐结束后,说是要收拾餐具却去了很久也不见回来,男人感到担心起来。趁着身体好了一些,走到厨房却发现还不及案面高的养子站在椅子上在收拾着一团乱的流理台——当然不是洗两个碗那么简单。
“啊,老爹,你可以起来啦。”
士郎似乎很不好意思:“这个……很快就收拾好……”
“你煮了粥?”
“觉得吃昨天的还是不太好,不过晚饭时间阿姨走不开,所以请她教了我做法……因为是第一次做,所以失败了好几次……呃……”
突然间被抱住,红发的孩子显得不知所措。
“谢谢你,士郎。”
即使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除了作为“父亲”之外没有任何职责,自己作为父亲还是这么失败。
做饭也好、洗衣服也好甚至打扫也好,几乎没有一样能拿得出手,还要让这么小的孩子反过来照顾自己。
从那天之后,士郎就开始跟藤村家的帮佣学习料理和家务,切嗣几次想插手,都被嫌弃是帮倒忙。
“卫宫先生,请你不要再来捣乱了。”年长的女性毫不客气的说道:“士郎比你做的好多了,你就安静的待在客厅里看看报纸和电视吧!”
自己果然是拿藤村家的人没辙,男人只好坐回了暖桌里剥桔子。
学习中的士郎神采奕奕,可是到了晚上,依旧会被轻微的梦魇所困扰,偶尔也有惊醒的时候。切嗣的睡眠相对比较浅,所以每次士郎发作,他都能清醒过来。
“————”
“士郎,怎么了吗?”
“……没,没什么。”
“做噩梦吗?”
双手紧紧抓住被子,摇了摇头:“我不记得……”
切嗣起身把他抱出来,放进自己这一侧。
“……老爹………”
“气温太低了,我觉得有点冷,士郎很暖和的样子,所以来陪爸爸一起睡吧。”
听到这么说之后,士郎逐渐放松下来,以一只手抓住切嗣的衣襟的姿势,终于安稳的睡着了。

原因果然还是去年的“那时候”。
切嗣看着庭院呼出了白烟。因为被指责了好几次不能在卧室里,更不能在被褥上抽烟,所以逐渐养成了在回廊下抽烟的习惯。在大火中被救出的士郎,即使身体上的创伤已经被治愈,但是精神上受到的打击还残留着。
幼儿时期受到的心理创伤可能会影响一生。大概是医院的哪个医生这么说过,不过随着年龄的增加,也会逐渐淡化。不过看来短暂的一年时间是没办法遗忘的……即使在表面上遗忘了,记忆里还是留存着。
作为彻头彻尾的无能者,卫宫切嗣陷入了沉思。涉及到自己是怎样成长起来的记忆,对他来说没有一丝后悔,但是对于维持现在他唯一拥有的安静的生活,也丝毫没有助益。

 

 

 

 

Written by 阿天 in: 同人誌 | タグ: ,

コメントはまだありません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Aeros Theme | TheBuckmaker.com

Ads by Sitemix